<cite id="dp3j1"><track id="dp3j1"><rp id="dp3j1"></rp></track></cite>
<track id="dp3j1"></track>
<sub id="dp3j1"><address id="dp3j1"></address></sub><form id="dp3j1"><sub id="dp3j1"></sub></form>
    <big id="dp3j1"></big>

    <pre id="dp3j1"></pre>
      <address id="dp3j1"><progress id="dp3j1"><progress id="dp3j1"></progress></progress></address>

      熱門搜索: 中考 高考 考試 開卷17
      服務電話 024-96192/23945006
       

      微觀寫史典范之作:萬歷十五年+宣和四年 中華書局

      編號:
      wx1202063130
      銷售價:
      ¥96.28
      (市場價: ¥116.00)
      贈送積分:
      96
      數量:
         
      商品介紹

      《萬歷十五年(增訂紀念本)》
      力歷十五年,亦即公元1587年,在西歐歷目前為西班牙艦隊全部出動征英的前一年;而在中國,在這平平淡淡的一年中,發生了若干為歷史學家所易于忽視的事件。這些事件,表面看來雖似末端小節,但實質上卻是以前發生大事的癥結,也是將在以后掀起波瀾的機緣。在歷史學家黃仁宇的眼中,其間的關系因果,恰為歷史的重點,而我們的大歷史之旅,也自此開始……
      黃仁宇著的《萬歷十五年(增訂紀念本)》問世后,風行數十年,英文本被美國多所大學采用為教科書,并兩次獲得美國書卷獎歷史類好書的提名;中文本入選《新周刊》和《書城》“改革開放20年來對中國影響很大的20本書”、中國出版科研所“新中國60年很具影響力的600本書”、第九屆深圳讀書月“30年30本書”等。中文增訂紀念本核校全部文字,改正多處錯誤,并增收歷史圖片數十幅及黃仁宇先生《1619年的遼東戰役》等數篇文字,使全書內容更趨完善、充實。
      《宣和四年》
      宣和四年,一個看似普通的年份中,有著太多影響中國歷史的進程的因素。許多內因和外因正如爆發前的火山,涌動著即將發生的事件。那些地底下的力量,在這一年,找到了著力點。它看似平常,卻在這一年的前后,發生了許許多多影響北宋政治的事件。作者選擇這樣一個年份,以它為圓點,追根溯源,向四周輻射,講述這一年的中國歷史格局。這一年,拉開了兩宋分割的序幕。四年后,金兀術舉兵南下,滅掉了那個占世界GDP三分之二的強國——北宋。在書中,作者以獨特的視角,用散文化的語言,為讀者娓娓講述宣和四年前后,發生在中國版圖上的各種故事……

      《萬歷十五年(增訂紀念本)》
      黃仁宇(1918-2000),生于湖南長沙,1936年入天津南開大學電機工程系就讀??谷諔馉幈l后,先在長沙《抗戰日報》工作,后來進入國民黨成都中央軍校,1950年退伍。
      其后赴美攻讀歷史,獲學士(1954)、碩士(1957)、博士(1964)學位。曾任哥倫比亞大學訪問副教授(1967)及哈佛大學東亞研究所研究員(1970)。參與《明代名人傳》及《劍橋中國史》的集體研究工作。
      《宣和四年》
      祁新龍,男,甘肅禮縣人,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,80后,多年致力于宋史研究,擅長用散文筆法,從微觀入手,書弘大歷史事件背后的細節,注重歷史因果性研究,本書是其首部寫史著作。

      《萬歷十五年(增訂紀念本)》
      《宣和四年》
      【注】本套裝以商品標題及實物為準,因倉位不同可能會拆單發貨,如有需要購買前可聯系客服確認后再下單,謝謝!

      《萬歷十五年(增訂紀念本)》
          公元1587年,在中國為明萬歷十五年,論干支則為丁亥,屬豬。當日四海升平,全年并無大事可敘,縱是氣候有點反常,夏季北京缺雨,五、六月間時疫流行,旱情延及山東,南直隸卻又因降雨過多而患水,入秋之后山西又有地震,但這種小災小患,以我國幅員之大,似乎年年在所不免。只要小事未曾釀成大災,也就無關宏旨??傊?,在歷目前,萬歷十五年實為平平淡淡的一年。
          
      既然如此,著者又何以把《萬歷十五年》題作書名來寫這樣一本專著呢?
          
      1587年,在西歐歷目前為西班牙艦隊全部出動征英的前一年。當年,在我國的朝廷上發生了若干為歷史學家所易于忽視的事件。這些事件,表面看來雖似末端小節,但實質上卻是以前發生大事的癥結,也是將在以后掀起波瀾的機緣。其間關系因果,恰為歷史的重點。
          
      由于表面看來是末端小節,我們的論述也無妨從小事開始。
          
      這一年陽歷的三月二日,北京城內街道兩邊的冰雪尚未解凍。天氣雖然不算酷寒,但樹枝還沒有發芽,不是戶外活動的良好季節。然而在當日的午餐時分,大街上卻熙熙攘攘。原來是消息傳來,皇帝陛下要舉行午朝大典,文武百官不敢怠慢,立即奔赴皇城。乘轎的不錯官員,還有機會在轎中整理冠帶;徒步的低級官員,從六部衙門到皇城,路程逾一里有半,抵達時喘息未定,也就顧不得再在外表上細加整飾了。
          
      站在大明門前守衛的衛軍,事先也沒有接到有關的命令,但看到大批盛裝的官員來臨,也就以為確系舉行大典,因而未加詢問。進大明門即為皇城。文武百官看到端門午門之前氣氛平靜,城樓上下也無朝會的跡象,既無幾案,站隊點名的御史和御前侍衛“大漢將軍”也不見蹤影,不免心中揣測,互相詢問:所謂午朝是否訛傳?
          
      侍宦官宣布了確切消息,皇帝陛下并未召集午朝,官員們也就相繼退散。驚魂既定,這空穴來風的午朝事件不免成為交談議論的話題:這謠傳從何而來,全體官員數以千計而均受騙上當,實在令人大惑不解①。
          
      對于這一頗帶戲劇性的事件,萬歷皇帝本來大可付諸一笑。但一經考慮到此事有損朝廷體統,他就決定不能等閑視之。就在官員們交談議論之際,一道圣旨已由執掌文書的宦官傳到內閣,大意是:今日午間之事,實與禮部及鴻臚寺職責攸關。禮部掌擬具儀注,鴻臚寺掌領督演習。該二衙門明知午朝大典已經多年未曾舉行,決無在儀注未備之時,倉猝傳喚百官之理。是以其他衙門既已以訛傳誤,該二衙門自當立即阻止。既未阻止,即系玩忽職守,著從尚書、寺卿以下官員各罰俸兩月,并仍須查明究系何人首先訛傳具奏。
          
      禮部的調查毫無結果,于是只能回奏:當時眾口相傳,首先訛傳者無法查明。為了使這些昏昏然的官員知所儆戒,皇帝把罰俸的范圍由禮部、鴻臚寺擴大到了全部在京供職的官員。
          
      由于工作不能盡職或者奏事言辭不妥,觸怒圣心,對幾個官員作罰俸的處分,本來是極為平常的事。但這次處罰竟及于全部京官,實在是靠前的嚴峻。本朝官俸微薄,京城中不錯官員的豪華生活,決非區區法定的俸銀所能維持。如各部尚書的官階為正二品,全年的俸銀只有一百五十二兩。他們的收入主要依靠地方官的饋贈,各省的總督巡撫所送的禮金或禮品,往往一次即可相當于十倍的年俸②。這種情況自然早在圣明的洞鑒之中,傳旨罰俸,或許正是考慮到此輩并不賴官俸為生而以示薄懲。但對多數低級官員來說,被罰俸兩月,就會感到拮據,甚至付不出必要的家庭開支了。
          
      按照傳統觀念,皇帝的意旨總是保證公允的,圣旨既下,就不再允許有任何的非議。這一事件,也難怪萬歷皇帝圣心震怒。從皇帝到臣僚都彼此心照,朝廷上的政事千頭萬緒,而其要點則不出于禮儀和人事兩項。僅以禮儀而言,它體現了尊卑等級并維護了國家體制。我們的帝國,以文人管理為數至千萬、萬萬的農民,如果對全部實際問題都要在朝廷上和盤托出,拿來檢討分析,自然是辦不到的。所以我們的祖先就抓住了禮儀這個要點,要求大小官員按部就班,上下有序,以此作為全國的榜樣?,F在全體京官自相驚擾,狼奔豕突,實在是不成體統。
          
      P2-3
      《宣和四年》
              章  兩宋興亡    宋廷上下,大臣們吵個不停。    那些朋黨在朝堂上已經吵了好幾天,仍然吵不出個所以然。    有人說,宋為了幽云十六州,臥薪嘗膽,忍氣吞聲,現在,苦盡甘來,機會終于來了。遼國氣數已盡,天祚帝就是秋后的螞蚱,蹦跶不了幾天了。    也有人說,中京陷落,天祚帝逃至夾山,這是優選的機會,錯過就對不起祖宗了。    有人說,聯金滅遼是上上之策,一則可以報仇雪恨,二則可以收回幽云十六州,百利而無一害。收納天祚帝,必然會觸怒金國,又給自己樹立一個敵人,有些得不償失。    有人說,金國狼子野心,滅了遼難不保就把槍口對準宋,和那些野蠻人有何結盟的理由?遼宋百十年已不見戰爭,若宋朝單另挑起戰爭,會為世人所不齒。    有人說,成大事者,不拘小節。    所有人都在權衡利弊后,說出了自己獨到的見解。很后,意見又分成兩面:聯金滅遼,收納天祚帝。    婆說婆有理,公說公有理,朝堂之上的人群,明顯形成了兩種陣營一一聯盟派和不聯盟派。宋徽宗腦袋有些脹痛。天天就是這些事,不停地吵,也爭辯不出個結果來。老太監給微宗遞上一杯茶,徽宗喝了一口,潤潤嗓子,說:“行啦,你們下去再吵吧,現在退朝,讓朕好好緩一緩?!被兆诟杏X耳邊像飛舞著一群蜜蜂,嗡嗡嗡……    這幾日,徽宗來了靈感,思謀著畫一幅巨畫,布局、結構、人物、景物、背景都有了雛形,在心里一遍又一遍打著腹稿。想抽出時間來好好畫一下,有希望超過張擇端的《清明上河圖》呢!徽宗已經看到未來畫的樣子,看到了世人因看到這幅畫后的瞠目結舌。    誰說的帝王就不能有愛好?況且,自己愛好專一,無非寫字畫畫,收集奇珍異獸,喜愛美人而已。比起那些昏君,自己還算是勤勉的君王,國家大事從不拖延,唯—不同的,只是子嗣多了點。人年輕的時候,誰還沒糊涂過?況且,率土之濱,莫非王臣。天下之女,都是王的女人。    微宗有時候有些得意,以致后來每每對人提及一生引以為傲的,便是自己年輕時寵幸了多少女人,畫了多少畫,攢下了多少花石綱。這些東西都非一朝一夕得來的,里面有著自己的勞苦。    雖然才年過四十,徽宗卻對國家大事疏于管理了。他一心專注于繪畫、書法、收藏。好在,有蔡京這個得力助手。微宗養尊處優,深居簡出,偶爾回憶起年輕時妻妾成群的樣子。    恰巧這時,傳來了金使來見的八百里加急消息。    徽宗召集大臣廣開言路,各抒己見,不必拘君臣之禮。于是,朝堂之上便開始爭吵,各人有各人的見解,各人有各人的角度,就是不拿主意,讓你覺得這也對,那也有道理。    徽宗早就煩了,心里剛剛思謀的那一幅畫作,竟讓這些煩瑣的國事把靈感一掃而光。這些大臣,整天就知道嘰嘰喳喳吵個不停,根本不替自己想想。這么大個國家、這么多張嘴,都等著自己去解決肚子的問題。還今天一個上報,說要收回幽云十六州;明天一個上報,說天祚帝在宋廷境內流竄,能不能說些歌舞升平的事情?說些讓人高興的事情?催人搞的那批花石綱,到現在都沒有送到開封,真不知道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。    爭論來爭論去,總得有個人拍板,大家還是齊刷刷把目光射向了徽宗。    徽宗有些生氣:你們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,天天拿著高俸祿,卻沒人能拿出一個主意,關鍵時刻,還得我自己拿主意。你們說說要你們這些大臣有什么用,除了嘰里哇啦亂吼一通,顯示自己還有點見地,或者搬出祖宗、圣人來約束我,還有什么本事。說什么九五之尊,關鍵時刻,你們會擰成一股繩來對付我,你們的那些肚里藏著什么樣的小九九,我看一眼就知道。關鍵是,這些人總拿古人來教訓自己,古人有什么了不起,可你剛要說你的不同改革策略,他們就一起站起來反對。從根本上說,這些人的嘴,就管不住,你說一句,他們嘴里就有十句等著你,讓你想罵人,又罵不出口,畢竟自己是天子,不能失掉身份。況且還有太祖皇帝那一紙遺訓,即便這幫文人如何放肆,都不能殺他們。這種遺訓,竟然成了緊箍咒,讓后世子孫不敢越雷池一步。    這些人,不拿主意就不拿吧,磨磨嘰嘰,沒完沒了上奏折,就知道吵吵?;兆谡毂贿@些事搞得頭昏腦漲,別說畫畫了,就是那瘦金體,也好久不寫了,筆法上都有些生分了?;实鄄荒芴焯旃苓@些雞毛蒜皮啊,總要有個愛好吧??捎辛饲倨鍟嫷膼酆?,就需要靜下心來創作。心沒靜下來,反倒讓這些事情攪得愈加不寧。    爭論不下的問題,再爭論還是這個樣子,他們永遠都有搬不完的經典,引不完的語錄。微宗見狀,干脆讓他們都閉了嘴。金國來使已經在等著覲見徽宗?;兆谡f,傳吧。金使就來了,行了跪拜禮,大夸徽宗之英明神武,大談宋朝之繁榮富庶。給徽宗一大頂高帽子,也給了朝堂之上的眾人_大頂高帽子。當然四年后,這種局面一百八十度轉變,徽宗成為昏德公,兒子欽宗被賜為重昏侯,向大金皇帝也行了大禮。    金國來使拿著厚禮,帶著很真誠的圣意,在大宋朝廷之上,大說滅掉遼國的好處。許多大臣就參與其中,也覺得金使說得有道理。畢竟

      商品參數
      基本信息
      出版社 中華書局 等
      ISBN 9787101052039
      條碼 9787101052039
      編者 (美)黃仁宇
      出版年月 2006-08-01 00:00:00.0
      開本 16開
      裝幀 平裝
      頁數 264
      字數 253000
      版次 1
      印次 29
      商品評論

      暫無商品評論信息 [發表商品評論]

      商品咨詢

      暫無商品咨詢信息 [發表商品咨詢]